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认为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认为

2020-08-06 20:34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对此,国海证券在12月15日深夜再次发布“严正声明”称,公司各项业务不存在相关不实传闻中描述的违规债券交易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当天的商讨会可以称得上是一场“持久战”,会议从上午一直开到晚上,分了三场。从一开始,众多机构就对张杨在交易时候的身份问题进行问询,质疑在交易时,张杨的离职手续是否已经办完,是否仍然代表国海证券,代持协议上的章是否真实,国海证券是否需要承担浮亏。

然而,事件并未因此平息。12月17日-18日,一份名为“关于国海证券相关债券违约处理的商讨会会议纪要”流出并持续发酵。内容显示,包括联储证券、五矿证券、联讯证券、华福证券、南昌农商行等在内的多家机构,对国海证券给出的“涉事员工已离职”说法并不接受,大家担心国海证券是把锅甩给了“前员工”和“萝卜章”,这样一来,代持机构手中代持债券的浮亏就要自己补。双方在会议上的对话很有火药味,最终也没有得出解决方案。

至于“受害者”是谁,市场随后曝出的消息牵出了更长的一串名单。12月15日,国海证券召集20多家机构人士在其北京分公司所在地腾达大厦召开了债券处理会议,这些机构都代持了国海证券的债券,规模可能超过200亿元,浮亏超过7亿元。名单中,廊坊银行并不在列。

这是自停牌以来,国海证券发布的第三则澄清公告。12月14日,市场传出消息称,“国海证券一债券团队负责人张杨失联,他以‘萝卜章’冒用国海证券名义进行交易,令廊坊银行代持的100亿元债券出现亏损”。廊坊银行当晚紧急回应称,与国海证券无业务往来,且该行债券业务一直遵循合法合规运营的原则,所有业务运营正常,并不存在传言中的亏损。廊坊银行新闻发言人费轶明对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表示,有关监管部门已经介入调查,认可了廊坊银行的汇报材料,并认可其与国海证券此事无关。

12月18日,国海证券发布停牌事项进展公告称,自12月15日停牌以来,国海证券就对“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印章被伪造的事件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根据司法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结果显示,相关涉事协议中加盖的“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印章与国海证券在公安机关备案的印章不符。公安机关已对公司被伪造印章案件立案。

部分参会机构人员在会上透露,他们也被当地证监局进行了问询。到了晚上,国海证券高管从证监会回来参与到协商会中。会议纪要显示,与会高管包括总裁项春生、常务副总裁胡德忠、副总裁卢凯、董事会秘书刘峻、投资总监陈列江等。项春生在回应机构提问时表示,内部也在做核查,希望各位回去以后能把相关的材料整理一下,配合起来共同分析。将在7天之内拜会各机构高层领导,“只能快不能慢”。对于这份流传的会议纪要,国海证券总办的相关负责人在12月18日接受北京商报记者的采访时表示,由于纪要不是从国海证券方面流出的,因此不能对其中细节进行确认。但这也意味着,国海证券侧面证实了召开债券处理会的传言。

免责声明:

追溯此次事件的起因,还要说到市场紧张的流动性导致的债市暴跌。一位券商业人士表示,央行货币政策从下半年开始转为锁短放长,近期主动收缩流动性,同时叠加年底资金紧张、美元加息等因素,使得市场流动性预期发生较大改变,债市剧烈调整,部分债券出现浮亏。早在2012年,最高院曾公报过一起“因员工私刻印章签约致他人受损,由公司承担责任”的案例,对于国海证券此次事件,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认为,这件事要分两种情况来看。一是如果确为员工伪造的印章,且员工本身在公司中已有一定的认知身份,经常代表公司对外出具合同,那么对第三方来说,即便这个公章是伪造的,他也有合理理由相信合同签署方就是国海证券。二是如果这个员工是临时工或者是刚入职,以前没有代表过公司签署过任何协议,合同相对方也是和该员工第一次接触,那么合同有可能是无效的,国海也是受害方,是被员工个人骗了,与公司可能没有太多直接关系。贾丛丛/制表

国海证券发布于12月15日的第一则回应间接证实了传闻中的前半部分信息。根据国海证券公告,公司债券团队原负责人张杨、郭亮所涉业务相关协议中加盖的“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印章与公司在公安机关备案的印章不符,纯属伪造;二人目前均已离职,郭亮已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也就是说,国海证券证实了曾有债券负责人进行了违规操作。